这片土地上被遗忘的地狱

2015年6月12日20:59:42 发表评论 11 views
摘要

这些孩子的未来,也是这片土地的未来。但他们就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是一个生活在新闻事件里的异类,突然就闯进了现代人的生活,人们看新闻的时候就好像围观另类生物,触目惊心,感慨万千。

广告也精彩

6月9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4名儿童为留守儿童,年龄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父母均在外打工。

又是贵州毕节市,又是留守儿童,三年前5个小孩为了取暖死在垃圾箱里,这次是4个孩子集体自杀。比三年前要更令人绝望。

三年前的悲剧发生后,毕节市委、市政府决定设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市、县(区)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这次不少网站以及时评人翻出这条旧新闻,质问毕节市政府。

然而如果稍有常识就知道,扶贫扶贫,总是越扶越贫。最腐败的通常都是最贫困的。人们却天真地想要从当地政府得到问题的答复。最可怕的是毕节市政府再高调宣布每年拿出6个亿来改善留守儿童的生活状况。

在我试图查找目前留守儿童的一个数量时,有好几个数据。这也不奇怪,官方统计的基本现状。但毫无疑问,都是千万级别的。

每次这类事件的评论,除了问责地方政府的,愤怒的,点蜡烛的,同样也有网友真挚地想要帮助这帮孩子。考虑到贵国民间慈善的举步维艰,要么很快就被折磨放弃,要么就是把钱扔给官方机构石沉大海。并且,留守儿童问题非常庞杂,温饱很重要,但乡村凋敝,父母不在身边造成的孤独与亲情的缺失根本不是有关部门救济就能解决的。

有评论说孩子父母的不负责任,抛开极个别家庭,相信如果可以留在村里或者把孩子带到身边打工,不会有父母拒绝这么做。正因为需要养活家人,他们才背井离乡,而户籍制度以及附在其上的大城市教育医疗等等相关福利特权,逼得他们只能把孩子放在老家。所有这些都是无奈的选择。

也有一些时评家很悲痛地说每个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都要对此事负责。城市榨干了农村的养分,乡村凋敝,而城里人竟没有反哺农村。神奇的是,不少人看完觉得有几分道理,纷纷转发分享,好像因此也就算是忏悔了自己的过错。

城市吸引人来,这不是城市的错,乡村的凋敝,不管如何伤感,它都是自然而然要发生的。人往能换来更好收入的地方流动,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大城市,进一步让在这里的人每个人的生活都变得更加美好。人作为最宝贵的资源,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中最大化地创造财富。

按理说,如此庞大的上学需求,有人愿意办学校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它可能是简陋的,破旧的,教学质量也没啥保障,就像便宜的路边摊,很多人瞧不上,但它能满足低收入人群的需求。然而仅2011年,北京市教育管理部门一口气关闭了五十多所打工子弟小学和幼儿园。北京教育部门给出的理由自然是‌‌“冠冕堂皇‌‌”的,孩子们应该去正规的学校去上学。但是这些打工者首先要解决的是暂住证、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和全家户口簿等所谓‌‌“五证‌‌”。这就是要把人赶尽杀绝的意思。

有大城市户口因此能享受到该城市的一些教育医疗福利,说实话,外来人口并不太稀罕这些。如果教育和医疗能够像服装或饮食行业那样市场化,没有人会在乎有个北京户口能每个月免费多吃一只烤鸭这种事。户籍制度与教育医疗垄断绑定交织在一起的结果就是,很多人会觉得教育医疗资源真的很有限,不按户口来合理安排怎么可以。但从来就没有购物中心或者菜市场存在这类问题。这些谬论导致的社会矛盾必将进一步激化,全看这片土地上的多数傻逼是怎么看户籍制度以及教育医疗市场化。

这些孩子的未来,也是这片土地的未来。但他们就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是一个生活在新闻事件里的异类,突然就闯进了现代人的生活,人们看新闻的时候就好像围观另类生物,触目惊心,感慨万千。

4个小孩自杀这件事,真的很让人绝望。留守儿童现象不是才出现的。的确没有人有义务去跟踪关注这个群体的生存状况,只是意识到还有上千万这样的孩子过着地狱般的生活,而多数人却在偏离了的方向表达他们的愤怒或者怜悯。问题的根本症结一天不解决,类似的悲剧未来必然再次发生。想想确实有点难过。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